• <li id="rk7qk"><object id="rk7qk"></object></li>
      <s id="rk7qk"></s>
      
      

      <button id="rk7qk"></button>
      <form id="rk7qk"></form>

      技術頻道

      南京康尼
      當前位置 當前位置: 首頁 > 技術頻道 > 故障維修 > 某純電動客車差速器損壞分析與優化

      某純電動客車差速器損壞分析與優化

      時間:2023-12-29來源:客車技術與研究

      導語:測試過程中發現某純電動客車在高低附對開路面急加速時,后橋差速器傳動失效。本文找出其失效原因,并通過增加速差保護功能解決該問題,最后通過實車驗證。

        測試過程中發現某純電動客車在高低附對開路面急加速時,后橋差速器傳動失效。本文找出其失效原因,并通過增加速差保護功能解決該問題,最后通過實車驗證。

        由于電動機比傳統內燃機扭矩響應快,在高低附對開等特殊路面行駛時電動車極易出現單輪打滑的情況,若兩側車輪速差過大則會有損壞差速機構的風險。進行某款純電動輕型客車路試時發現,多臺測試車均出現差速器傳動失效的故障。本文分析故障原因,在不修改硬件結構及材料的前提下,通過在控制軟件中增加后橋速差保護功能的方式解決該技術問題。

        一、故障件分析

        故障現象

        當車輛在高低附對開路面上急加速時,低附路面一側車輪出現打滑空轉。車輛由 0 km /h 加速至 60 km /h,重復加速 5 ~ 10 次后,后橋橋殼溫度由-15 ℃ 升至 75 ℃,橋殼附近有灼燒味。靜置 15 min 后查看后橋狀態,發現后橋差速器失效,電機僅可通過傳動軸驅動一側車輪,另一側車輪無動力輸出。

        差速器拆解及分析

        故障發生后,對多臺差速器進行拆解,拆解圖如圖 1 所示。發現 b 點位置差速器中心軸與行星齒輪間有燒蝕及磨損痕跡,a 點位置行星齒輪及中心軸均發生部分碎裂缺損。除上述磨損痕跡外,其余接觸零部件均未發現異常磨損痕跡,該現象說明差速器內部潤滑脂無異常。

        結合上述燒蝕及磨損痕跡分析故障原因為: 單側車輪高速打滑時,行星齒輪圍繞中心軸高速轉動導致中心軸與行星輪間出現高溫并發生粘著磨損,中心軸與行星輪粘連導致中心軸及行星齒輪碎裂。碎裂部分脫離原有位置導致傳動失效。

        差速器中心軸強度校核

        該差速器中心軸軸頸與行星齒輪軸瓦之間在滑動摩擦下工作,可視為徑向滑動軸承機構。徑向滑動軸承所能承受的載荷與線速度的關系用 PV 曲線來表示,其中橫軸對應軸承滑動線速度 V,縱軸對應軸承載荷 P。當軸承的( V,P) 在圖中所對應的點處于安全工作區域時,軸承可正常工作,否則軸承則會存在損壞風險。

        查閱該差速器中心軸參數,該中心軸軸承的 PV 曲線如圖 2 所示,其安全區域為由(0,0) ,(3,0) ,(3,9. 6) ,(0,47. 9) ,(0. 83,47. 9) 5 點所圍成的五邊形陰影區域。

        1) 該車型電機端峰值扭矩為 320 N·m,在電機轉速 0~1 500 r/min 時可維持峰值扭矩,電機通過單級齒輪減速機構與差速器相連,傳動比為 11. 6,經減速器扭矩放大后峰值輪邊扭矩 Tmax = 320 × 11. 6 = 3 712 ( N·m) 。當車輛處于電機輸出最大扭矩的高附側車輪靜止、低附側車輪打滑的極限打滑工況時,電機驅動扭矩幾乎全部作用在行星輪上,此時行星輪承受的最大徑向力 Ft,max

        式中: d2 為行星齒輪基圓直徑,取 0. 2 m。

        由徑向軸承的徑向載荷計算公式: Pmax = Ft,max / (Bd) 可得出行星輪加載到軸承上的最大徑向壓強為 15. 47 MPa,式中 B 為中心軸寬度,取 0. 1 m; d 為中心軸軸徑,取 0. 03 m。

        行星輪在電機最大輸出扭矩范圍內的最大線速度 Vmax1

        式中: n 為驅動系統傳動比,取 11. 6; Z1 為半軸齒輪齒數,取 13; Z2 為行星齒輪齒數,取 7; r 為電機轉速,取 1 500 r/min。

        最大壓強及該壓強下的最高轉速所對應的點處于圖 2 的安全工作區域內。

        電機轉速在 1 500 r/min 時可保持 320 N·m 的峰值扭矩,隨后隨著電機轉速的提升,電機峰值扭矩逐漸下降,在轉速達到 10 000 r/min 時峰值扭矩降至 89 N·m。根據單輪打滑的極限工況,按照上述方法校核軸承滑動速度為 1 m /s、2 m /s、3 m /s 時軸承的最大徑向載荷分別為 15. 43 MPa、9. 72 MPa、3. 44 MPa,均 處于圖 2 所示的軸承安全工作區域內。由于扭矩隨轉速變化相對線性,因此可判斷在軸承允許的線速度范圍內軸承徑向載荷滿足設計需求。

        2) 該車型電機最高轉速 rmax 為 10 000 r/min,當車輛處于高附側車輪靜止、低附側車輪打滑的極限工況時,由公式 nmax = 2 rmax /n 可得左右輪最大轉速差 nmax 為 1 724. 14 r/min。當電機處于最高轉速時,減速器主動輪轉速 n1 = nmax,由公式 Z1 /Z2 = n2 /n1 可得行星齒輪( 即中心軸) 最大轉速 n2 為 3 202 r/min。由徑向軸承的滑動速度計算公式 v = πdn2 可得此時中心軸的最大滑動速度為 5. 03 m /s,超出了該軸承所能承受的最高速度( 圖 2 所示的 3 m /s),不在安全工作區域內。

        二、優化方案

        優化方案選型

        針對差速器失效的優化方案有 2 種,一種為通過強化差速器內部零部件的強度使其滿足單輪打滑極端工況下的性能要求; 另一種為在不影響系統正常工作的前提下部分限制驅動輪扭矩及速差,使其處于差速器允許的性能范圍內??紤]到單輪完全滑移的行駛工況出現概率較低,在該工況下駕駛員對整車動力性能無過大要求,且提升零部件強度會明顯提升成本并延長研發周期,因此本文采用限制驅動輪扭矩及速差的方式對差速器進行保護。

        在整車扭矩鏈中,整車控制器(VCU) 首先采集車輛狀態信息并計算駕駛員需求扭矩,將該扭矩發送給電機控制器(MCU) ,MCU 響應 VCU 的扭矩請求并控制電動機以該扭矩輸出動力。通過在 VCU 軟件中嵌入速差保護功能,根據實際速差及扭矩對請求扭矩進行限制,是解決該問題較為簡單高效的方法。

        方案確定及軟件建模

        本文差速器保護模塊的功能邏輯方案如圖3 所示。

        由圖 3 可知,該功能模塊可細分為 5 個子模塊, 其具體工作邏輯如下:

        1) 駕駛員需求扭矩計算模塊負責根據采集到的車輛行駛信息及駕駛員操作意圖計算駕駛員需求扭矩 Ta。

        2) 速差計算模塊負責分別采集左右側驅動輪輪速 vL 及 vR,并計算出左右輪速差 vx。

        3) 扭矩采集模塊負責采集電機當前的實際輸出扭矩 Tb。

        4) 速差限制模塊首先根據公式 vh = d ×Z1 ×vx / ( 2×Z2×R) 計算出差速器中心軸軸承的相對滑動速度 vh,式中 d 為中心軸軸徑,R 為車輪滾動半徑; 然后再根據公式 Pj = 2n×Tb /( B×d×d2 ) 計算出中心軸的徑向載荷 Pj,式中 B 為中心軸寬度,d2 為行星齒輪基圓直徑,n 為減速機構傳動比。最后將 Pj 作為圖 2 中的 P 值,vh 作為圖 2 中的 V 值,對照圖 2 中的 PV 曲線查詢并判斷軸承的該 PV 值是否處于安全工作區域內; 當處于安全工作區域內時速差保護功能不激活,不對需求扭矩進行處理; 當處于安全工作區域外時速差保護功能激活,此時判斷輪速差 vx 是否小于 5 km /h,當輪速差不小于 5 km /h 時將需求扭矩限制為 0,當輪速差小于 5 km /h 時退出速差保護功能并解除對需求扭矩的限制; 輸出處理后的需求扭矩 Tc 進入請求扭矩濾波模塊。

        5) 請求扭矩濾波模塊負責對速差限制模塊計算得出的扭矩 Tc 進行斜率限制,扭矩變化斜率上限 K 依照整車駕駛性及平順性的要求進行標定,在整車平順性可滿足屬性要求的情況下可適當增大 K 值以確保差速保護功能的響應速度,本文 K 為 900 N·m /s,輸出限制變化率后的請求扭矩 Td,MCU 響應 VCU 的最終請求扭矩 Td,結束。

        使用 SUMILINK 軟件對上述功能邏輯進行軟件建模并集成進 VCU 軟件中。

        三、實車驗證

        由于低附工況一般出現在冰雪路面行駛過程中,因此測試選擇在冬季冰面試驗場進行,分別進行高低附對開路面急加速測試及低附路面耐久測試。

        首先將車輛靜止在高低附對開路面,全油門加速至 60 km /h,通過 CAN-APE 設備實時觀察并記錄各輪速及扭矩變化情況,標定量為 900 N·m /s 和 1 600 N·m /s 的測試數據分別如圖 4 和圖 5 所示。

        由圖 5 可知,踩下加速踏板 0. 483 s 后,電機扭矩達到 320 N·m 的峰值,此時驅動輪速差為 51 km /h,隨后電機扭矩開始下降,當電機扭矩降至 104 N·m 時速差達到最大值,此時速差為 139 km /h,隨后速差在 0~106 km /h 間反復波動,直至車速達到 60 km /h,測試終止。

        測試過程中,中心軸軸承相對滑動速度最大值為 3. 8 m /s,超出了軸承 PV 曲線的安全工作區域。經分析,當差速達到最大值時,速差保護模塊已經觸發并開始限制扭矩,但因扭矩下降斜率較慢導致扭矩下降過程中速差仍在上升,且超出了安全工作區域,標定工程師隨即將輪邊扭矩下降斜率標定量由 900 N·m /s 修改為 1 600 N·m /s 并重復上述測試,測試結果如圖 5 所示。

        圖 5 所示測試過程中的駕駛平順性在可接受范圍,中心軸軸承相對滑動速度最大值為 2. 12 m /s,且測試全程中心軸 PV 值均處于軸承的安全工作區域內。連續重復上述測試 20 組,后橋橋殼溫度由-15 ℃升至-7 ℃,無灼燒味出現,傳動系統未見異常。

        隨后對車輛進行低附耐久試驗,模擬正常使用工況在低附測試路段行駛 500 km,后橋傳動系統未見異常,隨后對后橋總成進行拆解,中心軸與行星齒輪均未發現過量磨損。

        四、結束語

        本文提出的差速保護功能,可在不修改硬件結構及材料的前提下解決電動車輛后橋因速差過大導致的損壞失效問題,提高了車輛安全性及后橋使用壽命,同時還降低了成本。

        參考文獻略.

      標簽: 差速器電動客車

      點贊

      分享到:

      上一篇:工業齒輪箱失效問題及防護對策淺析

      下一篇:立磨減速器行星輪齒面剝落原因分析及預防對策

      免責聲明:凡注明(來源:齒輪頭條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和視頻文件,版權均為齒輪頭條網(www.dayangsheng.cn)獨家所有,如需轉載請與本網聯系。任何機構或個人轉載使用時須注明來源“齒輪頭條網”,違反者本網將追究其法律責任。本網轉載并注明其他來源的稿件,均來自互聯網或業內投稿人士,版權屬于原版權人。轉載請保留稿件來源及作者,禁止擅自篡改,違者自負版權法律責任。

      相關資訊

      同性男男黄G片免费网站,我和亲妺在客厅作爱H,2020欧美在线香蕉在线视频
    1. <li id="rk7qk"><object id="rk7qk"></object></li>
        <s id="rk7qk"></s>
        
        

        <button id="rk7qk"></button>
        <form id="rk7qk"></form>